当前位置: 主页 > 研发成果 >工商时报社论两位司机的启示台湾竞争力提升的关键 >

工商时报社论两位司机的启示台湾竞争力提升的关键

2020-01-14 11:26:44 作者: 416

 工商时报5日社论:9月中旬,一位台西客运的苏姓驾驶在行经高速公路彰化路段时,突然脑中风,但他仍忍痛将车驶抵路肩,确保了20名乘客的安全后才昏倒,送医不治。9月下旬又有一辆载满游客前往南投的游览车,行经山路,煞车失灵,侯姓司机稳住车身让33名旅客安全下车后,自己连同车子瞬时翻落驳嵌而殒命。 

 这两件事看似平凡,也未在报章上获大幅刊载,但这样的精神实在令人敬佩,尤其在如今尽是荒腔走板的新闻事件中,这两位司机的表现非仅让人感动而已,更让人回想起昔日台湾人民殷勤尽责、捨己为人的美德。二战结束后台湾一片荒芜,没有资本,没有技术,所以能在1970年代创造经济奇蹟,而居四小龙之首,所凭藉的正是这种殷勤尽责的美德。但曾几何时,这种美德逐渐消失,如今青年人追逐的是一夕致富的梦想,政府追逐的是冰冷的施政绩效,从而殷勤尽责得不到掌声,投机摇摆、逢迎拍马者却可直上青云,终致今日台湾社会日趋冷漠,经济竞争力一落千丈。 

 今天许多人已习惯用全球竞争力报告来衡量台湾的情势,但这样量化的指标真能测出台湾的真正问题吗?恐怕是不行的。以台湾1950年到1970年代资源匮乏的情况,若用今天的竞争力指标评比,名次应会落在百名之外,但台湾却能在两岸漫天战火下,让出口排名一路挺进至全球第12名,这一竞争力所凭藉的固然是财经大员的远见,但不可否认的是,台湾人民殷勤尽责的美德更是关键所在。 

 台湾何以在20年前会有这样的美德?原因很简单,政府在那个年代所推崇表扬的,正是殷勤尽责的精神。当郑丰喜写下《汪洋中的一条船》经报导后,这个平凡的青年人奋斗的故事立即被总统蒋经国注意到,并予以表扬;这看似一件小事,但对于社会风气的影响至鉅。遗憾的是,这些年来政府高层只会关切报纸头版、二版、三版的大消息,于是见义勇为的地方新闻永远得不到高层的重视。2002年彰化一位学童看到警察违规在校园PU跑道上骑单车,无畏的上前礼貌劝阻,却被殴成重伤;学童的正义感没有获得教育部等中央大员的关切慰问,如此办教育,我们如何能寄望下一代孩子从学校教育得到正义的美德? 

 如今亦然,这两位捨身救人的司机,迄今未获马总统、吴院长等中央大员前往慰问,或讲几句话。我们的领导高层们平日总是大谈社会正义、坚守岗位的美德,如今这两位基层司机的义行,难道不值得马总统、吴院长去关切一下吗?府院高层们难道永远只能跟随舆论头版、二版、三版的大消息走,而不能引导舆论,把地方版的新闻变成全国版的新闻吗?这两位司机的表现,说明台湾社会那种殷勤尽责的美德虽气若游丝,但仍未消失,只要马总统能领导舆论加以表扬,对于台湾社会必可带来激浊扬清的作用。 

 小民百姓的故事经常可以激励人心,也常为美、欧社会广为传扬。一部名为《桥》的电影即述说着大家相当熟悉的故事:在风雨交加的夜晚,桥上的铁轨出了问题,一位守桥员的小孩为阻止这一列火车跌入河谷,奋不顾身,结果火车所有乘客得救了,但这位小孩却牺牲了。这样的故事如今一幕幕真实的在台湾社会出现,而我们的府院反应竟如此迟钝,简直不可思议。 

 马总统须知,台湾今天一切的物质条件都比20年前好,但失去的却是正义、感恩、同情的道德心。若不恢复这样的美德以累积社会资本,随着台湾的劳资日益对立、两党日益纷争、社会日益分裂,如此台湾还有何竞争力可言?政府与其花费大批人力、物力锱铢必较于国际竞争力评比这些冰冷的数字,倒不如以现实社会发生的小故事,来引导舆论,回复昔日台湾社会的美德。 

 我们认为马总统应站在国家领导人的高度,思考台湾经济社会的未来,引导舆论,而不是每天被舆论追着跑。19世纪英国首相格兰斯顿被誉为「舆论之母,而非舆论之僕」,格兰斯顿自己则说:「大政治家不可不洞察时势之真相,唤起应时之舆论,而指导之,以实行我之政策。」这番见解对于上任逾一年四个月,天天疲于应付舆论的马总统而言,自应有一些启示才是。
上一篇: 下一篇:
菲律宾申博sunbet|菲律宾hsunbet官网|揭东简讯网|网站地图